查看完整版本: [-- 月妃传奇 --]

蕊网论坛 -> 〖原创·阅读天地〗 -> 月妃传奇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花花 2010-08-10 15:33

月妃传奇

忠和三年三月十五,一扫素日来的阴霾,湛蓝的天隐隐渗出温婉的光泽。虽未至辰时,东西两市早已喧闹非常,酒帘飘摇,自由千娇百媚的胡女立于酒肆招揽,那顶顶有名的兰陵美酒,端的香醇无比。 Oh'Y0_oB>  
Oh'Y0_oB>  
此时距离先皇忠和大帝驾崩已有岁余,百姓仍旧安居乐业。先皇贤人,憾膝下无子,只仁德皇后冯氏诞有一公主,名唤一梅。 Oh'Y0_oB>  
Oh'Y0_oB>  
城北的海河公王府,一青年少妇端坐窗前,若有所思。那青年少妇明眸若水,长眉入鬓,雍容华贵,高贵至极。 Oh'Y0_oB>  
Oh'Y0_oB>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颂诗的是散座一侧的一名妙龄少女,肤色略黑,却仍不失清丽秀气。少女吟的是唐朝的草莽黄巢的题菊花。少女有些不解其意,反复吟念。 Oh'Y0_oB>  
Oh'Y0_oB>  
少妇被少女惊得回过神来,慌忙制止,宝茜,这反诗你从何处得来。切莫再念。 Oh'Y0_oB>  
Oh'Y0_oB>  
名唤宝茜的少女不以为然,反诗又是如何。先皇已驾崩,那摄政王蔡皇叔是扶不起的阿斗,我父亲乃是平定内乱的海河公,自是本朝第一大功臣,只有父亲寻别人的不是,何人敢来找父亲的麻烦。 Oh'Y0_oB>  
Oh'Y0_oB>  
原来,忠和大帝驾崩之后,其胞弟蔡皇叔便身兼摄政处理国事,不觉已近一载。那蔡皇叔年纪尚轻,骨骼清奇,饱读诗书,本是有第一等的学问,然整日思量如何变法求富,不觉便有些轻狂。朝野内几元大臣对蔡皇叔的行径颇有不满,几是到了箭弩相争的地步。那宝茜是海河公的独生爱女,不谙世事,素日又极被宠爱,是以方敢口出狂言。 Oh'Y0_oB>  
Oh'Y0_oB>  
青年美妇乃是海河公的侧王妃魏氏,并大不了宝茜几岁。宝茜生母丁氏,小字红莹,病逝多年。而后海河公续弦的于氏虽然贤淑,可并蒂多年却无所出。这魏氏,父亲是直隶巨贾,本是忠和元年入宫待选的秀女,恰逢忠和大帝久病多日。皇后冯氏可怜一众少女蹉跎了青春,便将这些秀女许配给了京畿的一众王孙贵族。 Oh'Y0_oB>  
Oh'Y0_oB>  
魏氏自是知道海河公丰功伟绩,可朝野时局动荡,人人皆是难以自保。近日,魏氏从小丫鬟蜜鸯处听闻海河公昼夜练兵,极不寻常,心中极是惴惴不安。魏氏站在窗前,远远眺望远方,那连接皇宫的天空一片火红。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3
一阵寒风吹过,魏氏不仅从心底泛出寒噤。一件厚实的斗篷披在魏氏丰腴的身躯上,王妃,怎么不加件衣服,着凉了可如何是好。说话的正是魏氏的贴身婢女蜜鸯。 Oh'Y0_oB>  
魏氏冲着蜜鸯微微一笑,忽觉天空的那片红云越发厚重,似乎要将整个天空染红一般。门墙外边的嘈杂声日益刺耳,只见一名浑身红衣的婢女,满脸绯红,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满脸惊恐。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宝茜见红衣婢女扰了自己读诗的兴致,不禁有些气恼。晶儿,何以如此放肆。 Oh'Y0_oB>  
王妃,郡主,不好了,侯爷与摄政王在皇宫内打起来了。我刚看见小灵子被人抬了回来,浑身是血,怕是已经不行了。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宝茜听后拍手大笑,杀的好,父亲果然英明。父亲今朝为青帝,我与父亲报桃花。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魏氏见宝茜如此胡闹不觉暗恼,竟不关心父亲性命之忧。那小灵子是海河公的贴身侍卫,如今已然伤了,怕是激战正酣,为保海河公平安所致。自古皇权争斗免除不了流血牺牲,胜者为王败者寇,无不如是。该来的总归要来,魏氏想到此间,心中反倒一安。 Oh'Y0_oB>  
遂命晶儿焚起香炉,弹琴自娱。那琴声呜咽转合,正是一曲汉宫秋月。魏氏弹到酣处,一根弦在宫角处应声而断。魏氏委实推算不出此景是凶是吉。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门外人声涌动,不见通传,似是海河公的一众精兵。忽然从门外走进一矍铄大将,携带着于氏蜂拥而入,那于氏满脸惊恐,已吓得花容失色,满脸是泪。魏氏抬头仔细一瞧,却是蜀国公胡进。那蜀国公王妃蓉芳长公主是忠和大帝所认义妹。蜀国公几次平西均铩羽而归,损兵折将,被先皇贬至了西南蜀地,早已不负重用,不知怎的却出现在京都。 Oh'Y0_oB>  
蜀国公面朝魏氏忽跪倒在地,行了一个大礼,臣胡进拜见娘娘千岁。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魏氏被惊出一身冷汗,海河公果然发动一场宫闱政变,与蜀国公里应外合,想是早已成事。宝茜在旁哈哈大笑,父亲大人坐了皇帝,我不就是当朝公主吗。蜀国公趁势又说,公主千岁千千岁。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魏氏见眼前众人跪倒一片,这场纷争已被卷入,怕是无力在逃。摄政王与朝野大臣积怨已久,势同水火,想来海河公也是骑虎难下,本是功高盖主的帝王人物,不如顺水推舟的做做皇帝。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远处的红云渐渐褪去。想来是海河公放的一把大火烧了摄政王的住所。也罢,海河公若为九五之尊,自己亦为显贵。魏氏一阵释然,卸掉了披风,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清冽的说道,众卿平身。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4
三月一战,史称倒蔡之难。那蔡王爷本是王绉,摄政期间研理治国之道,却大多是纸上谈兵,加之并无虎符兵权,海河公的精兵一到,蔡王爷的护军马上溃不成军。 Oh'Y0_oB>  
海河公与蔡王爷并无深仇,未将其处斩,只拘谨在京城西郊的黄埔寺。 Oh'Y0_oB>  
Oh'Y0_oB>  
三月二十,海河公登基,改国号宝泉,史称圣雄大帝。圣雄大帝感念宝茜生母恩爱,封丁氏谥号千秋孝仁皇后。那魏氏被册封月妃,于氏被封静妃,宝茜赐封金蟾公主。静妃年已色衰,生性平庸,圣雄大帝便将凤印交由月妃,由其掌管后宫。 Oh'Y0_oB>  
Oh'Y0_oB>  
不觉已过三载,圣雄大帝逐渐扫除摄政王旧部,又拜了蜀国公为右相,天下一片太平。 Oh'Y0_oB>  
这日,通往皇都的官道上行驶了一众马车。骑马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头戴翎花的蓝衣带刀侍卫,英姿飒飒。后面跟随一列士兵,依稀是皇城的钦差。车队行至皇城,一个女孩掀开马车的布帘,露出绝好的容颜。有熟稔的百姓不禁感叹,三年,又过三年。不知谁家的女儿能得蒙龙宠啊。 Oh'Y0_oB>  
Oh'Y0_oB>  
原来这竟是一列护送秀女进京参选的车队。秀女选妃,三年为期,旨在绵延后宫。全国各州县官宦女子选中才德兼备者进京候选。 Oh'Y0_oB>  
Oh'Y0_oB>  
那侍卫将车队押入内城别转交皇宫太监。皇宫内城乃皇宫女眷居住场所,悉数男子不经传召不得入内。那侍卫回到住所,刚要歇息,忽听得门外一阵清脆的咯咯笑声。 Oh'Y0_oB>  
Oh'Y0_oB>  
包大哥,袁大哥是否已经回来?那女子声音充满媚态,听之不免让人心猿意马。 Oh'Y0_oB>  
Oh'Y0_oB>  
那男子是习武的粗人,见女子自有些风流之意,不免轻薄,只知道你那袁大哥,包大哥哪里又不如他了。不如随了我,哥哥包管你吃香喝辣。 Oh'Y0_oB>  
Oh'Y0_oB>  
蓝衣侍卫本有些倦意,听见窗外二人肆意玩笑不免有些气恼,遂轻咳一声,包壮,你休得胡言乱沁。 Oh'Y0_oB>  
Oh'Y0_oB>  
窗外的女子听见大喜,包大哥,可是你回来了。 Oh'Y0_oB>  
Oh'Y0_oB>  
蓝衣侍卫不厌其烦,可有什么事吗? Oh'Y0_oB>  
Oh'Y0_oB>  
女子自顾推门进来,那女子身子修长,宫女装扮,有些青春不复,但浑然的风流妩媚自由一番风味。包大哥,人家专程来看你,可曾得罪于你了么。 Oh'Y0_oB>  
Oh'Y0_oB>  
蓝衣侍卫见女子泪眼盈盈,自觉语气稍重,于是转换语气,稍加宽慰,月妃娘娘如今已身怀六甲,你本该在身旁好生伺候,若出了事,你我可如何担当。 Oh'Y0_oB>  
Oh'Y0_oB>  
那女子自忠和大帝时已入宫,到了宝泉三年,已是有了些身份的宫中女史,人称李宫娥。月妃住进凤藻宫后便分管其衣食起居。蓝衣侍卫便是当年政变替圣雄身挨两刀的小灵子。小灵子身负重伤,九死一生,不想竟活了过来。圣雄为帝,小灵子仍旧是贴身侍卫。这李宫娥不时与小灵子相会,日久生情,竟有了些情愫。 Oh'Y0_oB>  
Oh'Y0_oB>  
这日,月妃前去大悲禅院拜佛诵经,李宫娥事先听闻秀女即日赴京,便寻了个借口装病。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4
小灵子见李宫娥含情脉脉的盯着自己,心里不禁发毛。李宫娥,宫廷重地,男女私相授受才乃是大罪。你还是速速离开吧。 Oh'Y0_oB>  
Oh'Y0_oB>  
那李宫娥似笑非笑,仍旧站着不动,而今私相授受大不敬,那袁统领当日为何胆敢与孙宫娥暗结三生好事? Oh'Y0_oB>  
Oh'Y0_oB>  
小灵子被说中心事满脸通红,自己与孙宫娥情投意合,本意孙宫娥离宫之后共享百年之好,不料几个月之前孙宫娥却因盗窃宫中财物被撵出宫。小灵子寻访数月,孙宫娥仍旧杳无音信。这事只有与小灵子交好的侍卫包壮得知,定是李宫娥给了包壮些许好处,包壮便对李宫娥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情事。 Oh'Y0_oB>  
Oh'Y0_oB>  
小灵子心里凄楚,索性承认。青儿与我情投意合。不料世事难测。我断是不信她是那等人品的。 Oh'Y0_oB>  
Oh'Y0_oB>  
只有你对青儿有义,岂不知旁人也对你也有情?那孙宫娥能为你做的事,我李娟一样能做到。 Oh'Y0_oB>  
Oh'Y0_oB>  
小灵子心有触动,默不出声。 Oh'Y0_oB>  
Oh'Y0_oB>  
李宫娥突然冷笑一声,也罢。我何苦来轻贱了自己。我是奉了月妃娘娘之命前来问你,本次入宫的秀女可有什么出色的人物? Oh'Y0_oB>  
Oh'Y0_oB>  
小灵子一本正色,能入选进京的自然都是德才兼备之人物。这些秀女日后为妃为嫔都是你我的主子,何必自找多事。 Oh'Y0_oB>  
Oh'Y0_oB>  
李宫娥声音一变,袁统领,月妃娘娘交代的事情你可抗旨?难道你不想知道青儿身在何处?说罢,李宫娥从袖中掏出一块锦帕。 Oh'Y0_oB>  
Oh'Y0_oB>  
小灵子见那锦帕却是孙宫娥所有,不禁身子一抖,青儿,李宫娥,求你告诉我青儿到底在哪。 Oh'Y0_oB>  
Oh'Y0_oB>  
李宫娥并不理睬,袁统领,娘娘想知道此次进京的秀女可有什么出众的人物? Oh'Y0_oB>  
Oh'Y0_oB>  
小灵子脸色一暗,要说出众,倒是也有。大沽将门陈氏丽怡风姿绰约,保定总督杨氏婕妤都属上上之姿。 Oh'Y0_oB>  
Oh'Y0_oB>  
比之上届的南嫔却又是如何?李宫娥继续发问。 Oh'Y0_oB>  
Oh'Y0_oB>  
南嫔乃国色天香。此二女尚属年幼,自是不能比肩。 Oh'Y0_oB>  
Oh'Y0_oB>  
李宫娥悄无声息的退去,小灵子抬头看见身旁的桌子上空留了一粉红锦帕,上面工整的绣着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见水。睹物思人,不觉一行热泪夺眶而出。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4
那魏氏月妃本是圣雄帝做侯爷时的患难王妃,静妃又已年老,不觉圣雄便高看月妃一眼。又兼月妃如今身怀六甲,更是如日中天。 Oh'Y0_oB>  
Oh'Y0_oB>  
这日月妃在大悲禅院祈福求签,抽到的第二十二签。秋水伊人各一方,天南地北恨偏长。相思试问凭谁寄,不尽凄凉狂断肠。这才是下下之签。大大的不详。 Oh'Y0_oB>  
Oh'Y0_oB>  
月妃心下不悦,那丫鬟米鸯在旁劝慰道,娘娘休听这些庸人乱沁。静妃娘娘拜佛已久,听闻已有了占箕的神通,不如去求静妃娘娘如何? Oh'Y0_oB>  
Oh'Y0_oB>  
月妃点头称是,遂绕道去了静妃住的崇华殿。那静妃平日深居简出,吃斋念佛,俨然一副方外之人的模样。静妃见月妃驾到,便命宫女小莹沏了茶端来。那茶清香异常,月妃口中干渴,一饮而尽方不过瘾,又饮一盏。尔后月妃说起求签之事,静妃只是宽慰月妃几句,并无什么实在道理。月妃絮叨半日越发觉得无趣,心中有些烦恼,便摆驾要回凤藻宫。 Oh'Y0_oB>  
Oh'Y0_oB>  
月妃的凤栾行至宁寿宫北侧突然看见一个小宫女蹲在花园隐秘处焚烧物件。那米鸳眼疾后快的跑到那小宫女身后,厉声问,你是琛儿?在这作甚?那小宫女被吓得浑身一抖,回头一见月妃在身后,头如捣蒜。 Oh'Y0_oB>  
Oh'Y0_oB>  
月妃看见琛儿焚烧的乃是死人用的冥币,更是气恼,如此晦气。便十分不快的问,烧给何人,从实招来。有半个不字,明日可没人为你烧纸钱! Oh'Y0_oB>  
Oh'Y0_oB>  
琛儿哭的满脸是鼻涕眼泪,声音哽咽,回禀娘娘,今日是南嫔娘娘的周年,奴婢与南嫔娘娘主仆一场,是以想偷偷的祭奠。求娘娘开恩。 Oh'Y0_oB>  
Oh'Y0_oB>  
月妃正待训斥,突然隐隐听见有一个女子的叫喊声。女子的声音时高时低,时哭时笑,有些疯癫之状。月妃暗自皱纹,心想今日所见果然十分晦气,便打发米鸯前去探明是何人在喧哗。 Oh'Y0_oB>  
Oh'Y0_oB>  
月妃突觉腹中有些疼痛,以为是肚中胎儿翻涌便不以为意。不多时,米鸳回来禀告,那宁寿宫乃太上皇颐养天年的所在,平时人迹罕至。不想那理关押了一个疯癫女子。那女子疑似摄政王蔡王爷的爱妾殷姬,不知为何却出现在宫里。 Oh'Y0_oB>  
Oh'Y0_oB>  
月妃顿感疑惑,又问米鸯,殷姬口中可有说些什么。 Oh'Y0_oB>  
Oh'Y0_oB>  
那女子心智有些不明,嘴里不停的嘟囔什么,阿泉,你好狠心。我如此助你。你很好,你很好。 Oh'Y0_oB>  
Oh'Y0_oB>  
月妃脑中有些混沌,腹中疼痛突然加剧,竟不禁的叫了起来。晶儿上前帮月妃擦拭额前细汗,突然看见月妃身下一片血红。当下吓得花容失色,不禁大喊,快,娘娘血崩,快传太医。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4
月妃强逞住一口气,传,传俞觉敏俞太医。说完便昏死过去。 Oh'Y0_oB>  
Oh'Y0_oB>  
俞太医进宫即刻为月妃刺了周身几处大穴止血,月妃神智逐渐清醒。 Oh'Y0_oB>  
Oh'Y0_oB>  
月妃见俞太医满脸凝重深知情势不妙,不顾一切的说,俞太医,本宫要这个孩子,本宫要你保住这个孩子。 Oh'Y0_oB>  
Oh'Y0_oB>  
俞太医后退一步双膝跪倒在地,求娘娘治臣愚钝之罪。 Oh'Y0_oB>  
Oh'Y0_oB>  
月妃心下了然,浑身冰冷,只是仍旧不服软,这是皇上的皇儿,俞太医,你要好自为之。 Oh'Y0_oB>  
Oh'Y0_oB>  
俞太医仍旧低头,娘娘是滑胎之象,娘娘本就体虚,怕是吃了不洁之物。 Oh'Y0_oB>  
Oh'Y0_oB>  
月妃心下大恐,突然想起什么,养足数月的胎儿竟不想功亏一篑。门外突然听见晶儿的嘀咕声,你来做什么。 Oh'Y0_oB>  
Oh'Y0_oB>  
月妃挣着半躺,晶儿,谁,是谁!让她给我滚进来,本宫谁都不怕。 Oh'Y0_oB>  
Oh'Y0_oB>  
晶儿唯唯诺诺的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小宫女,依稀面熟。却听晶儿说,这事静妃娘娘宫内的小莹,适才静妃娘娘见娘娘喜爱那茶,便让小莹又送了些来。 Oh'Y0_oB>  
Oh'Y0_oB>  
月妃理好鬓角发丝,镇定自诺的说,你叫小莹?姓甚?哪里人士?家中还有何人? Oh'Y0_oB>  
Oh'Y0_oB>  
小莹跪在地上,回禀娘娘,奴婢贱姓李,直隶人士。家中尚有父母幼弟。 Oh'Y0_oB>  
Oh'Y0_oB>  
月妃大笑一声,原则还是同乡,很好很好。回去告诉你主子,本宫很好。不日则为皇上诞下麟儿。晶儿,那茶叶好生放着,明日赏了些与小莹家中送去。本宫要好好赏赐小莹的父母才是。你退下吧。 Oh'Y0_oB>  
Oh'Y0_oB>  
小莹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不住的磕头。后被晶儿拖了下去,情形凄惨,几欲昏死过去。 Oh'Y0_oB>  
Oh'Y0_oB>  
月妃冲着俞太医又说,本宫的麟儿就是皇上的麟儿,本宫的前程就是俞太医的前程。俞太医的家人就是本宫的家人,俞太医可否明白?本宫要定了这个孩儿。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 Oh'Y0_oB>  
Oh'Y0_oB>  
俞太医心下了然,月妃这是拉开了天窗的威胁自己。自己已于月妃坐在一条船上,否则自己妻儿必定性别难保。月妃的胎已保不住,这出戏已开始上演,也只能演下去。 Oh'Y0_oB>  
Oh'Y0_oB>  
当下,俞太医谢恩,娘娘千岁,万岁庇佑。娘娘一定逢凶化吉。 Oh'Y0_oB>  
Oh'Y0_oB>  
不日,宫廷传出,月妃娘娘在御花园恰逢遇见去年病死的南嫔的怨灵,冲撞了龙胎。好在月妃承蒙皇上庇护,母子无事。皇上已下了圣旨,宫中不许自行祭奠之事,南嫔也不许再提。那违反宫归的琛儿被杖责百余,已不堪疼痛咬舌死去。 Oh'Y0_oB>  
Oh'Y0_oB>  
后宫众人皆凛然自省,独静妃听闻小莹的回禀,默然无情,只是口中默念,阿弥陀佛。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5
月妃自从血崩之后便深居简出,安心静养。圣雄大帝几次前来探望,月妃皆以身体抱恙不能侍寝为由将圣雄大帝推向静妃处。圣雄大帝不愿拂了月妃的好意,当真连续几晚都在静妃处过夜。 Oh'Y0_oB>  
Oh'Y0_oB>  
那静妃虽仍有些丰韵,可毕竟早早年已不惑,仍获龙宠,自是心不胜喜。 Oh'Y0_oB>  
这厢,俞太医每日准时问诊,月妃身子逐渐好转,肚子也越发的隆起。其中缘由不言自明。 Oh'Y0_oB>  
Oh'Y0_oB>  
那新入宫的一批秀女被分派住在延禧宫,那宫殿管事的宫女姓赖,在宫中年份已久,人称赖姑姑,不日便可返乡,是个五品女史。赖姑姑手下有两名贴身宫女,肌肤胜雪的那名叫雪兔,能言善辩,温婉贤淑的那名唤作云丽,擅做针黹。经由赖姑姑一手调教,出落的一表人才。 Oh'Y0_oB>  
Oh'Y0_oB>  
与天朝遥遥对望数千里之遥的大陆有一友国,因国民生的犹如黑炭,故得名黑子国。黑子国世代与天朝交好。黑子国国王听闻天朝新帝登基,不远万里派了使节前来朝贺。 Oh'Y0_oB>  
Oh'Y0_oB>  
据悉圣雄大帝将在使节降临前召见秀女,众女皆是欢喜。每日争奇斗艳,勤于梳洗。可怜主多奴少,云丽雪兔忙的不可开交仍是免不了被人责怨。 Oh'Y0_oB>  
Oh'Y0_oB>  
这日,古华轩的温宫娥来送众秀女洗好的衣物,见雪兔云丽繁忙便留下帮手。门厅最中央坐着两位明艳少女,神情似是交好。左侧那位清丽淡雅,右侧那位英气逼人,颇有几分花木兰的豪气。温宫娥只觉这英气秀女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Oh'Y0_oB>  
Oh'Y0_oB>  
两名秀女不时打闹,玩笑正酣,身旁不知是哪个秀女先说起,听闻后宫最得宠的是那月妃,后宫虚名无后,可那月妃权势比起皇后有过之无不及。好在这月妃宅心仁厚,念及旧日姐妹情分,皇上最近一直龙宠静妃呢。 Oh'Y0_oB>  
Oh'Y0_oB>  
一旁的秀女接口道,我也听说,那月妃看似识体大礼,实则是怕其他妃嫔受宠。那静妃韶华不在,加之久不能育,能掀起什么风浪。 Oh'Y0_oB>  
Oh'Y0_oB>  
又一个秀女说道,我还听说,前日里被拘谨的蔡王爷为保其性命,命其沪州的幕僚张大人送了爱女玉倩郡主入宫。已数月之久,听说玉倩郡主仍无名无份,地位尚不如你我,更可笑的是仍是处子之身。前些年有一个得宠的妃嫔病死,不知这玉倩郡主能熬的过几时。 Oh'Y0_oB>  
Oh'Y0_oB>  
听到此间,坐在最外侧的一个年幼秀女,一脸天真烂漫的接口,姐姐,你说的那人可是枉死的南嫔娘娘?听说当年南嫔娘娘一时风华无双,平日身体一直康健,可平白却死了。真是蹊跷,莫非此事也与月妃娘娘有关?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5
言之于此,突然整个大厅一片寂然。那少女狐疑的看着众人,忽听到雪兔一脸惊恐的请安,奴婢给月妃娘娘请安。 Oh'Y0_oB>  
Oh'Y0_oB>  
那年幼秀女吓得急忙转身跪下。只因近来公务繁忙,延禧宫众宫女忙的不可开交,竟无人通传。 Oh'Y0_oB>  
Oh'Y0_oB>  
月妃走进厅内,声音清冷,你们的管事姑姑呢?说罢问向温宫娥,可是你? Oh'Y0_oB>  
Oh'Y0_oB>  
温宫娥连忙作答,只因近日来公务繁多,赖姑姑因过于操劳,勾起陈年旧疾,正卧病于床。 Oh'Y0_oB>  
Oh'Y0_oB>  
月妃略一沉吟,尔后又问向那名年幼秀女,你祖籍何处?叫什么名字? Oh'Y0_oB>  
Oh'Y0_oB>  
那秀女不住的颤抖,回禀娘娘,奴婢杨婕妤,保定人氏。 Oh'Y0_oB>  
Oh'Y0_oB>  
一旁的李宫娥听闻突然想起小灵子说起新入选的秀女有两个无双的妙人儿,遂悄悄附在月妃耳边说,娘娘,这就是奴才前些时日跟你提起的杨氏秀女。 Oh'Y0_oB>  
Oh'Y0_oB>  
月妃轻轻点头,见杨婕妤虽还稚嫩可掩不住别样风姿,于是满脸柔和,你可知宫中忌讳?早些时候皇上亲自颁旨,宫中禁忌谈及逝去的南嫔。那时你可在宫中。 Oh'Y0_oB>  
Oh'Y0_oB>  
那杨婕妤早吓得面如土色,求娘娘开恩,奴才知罪。 Oh'Y0_oB>  
Oh'Y0_oB>  
月妃仍旧柔声,本宫今日若是饶了你,岂不是违逆了皇上的圣旨。既然你已知罪,很好,徐公公,把这杨婕妤给我拖出宫去。 Oh'Y0_oB>  
Oh'Y0_oB>  
一众人皆伏在地上,不敢求饶。杨婕妤瘫在地上,口吐白沫,再也不求饶说话。徐公公上前一探鼻息,这杨婕妤竟是活生生的被吓的肝胆俱裂,已气绝而亡。 Oh'Y0_oB>  
Oh'Y0_oB>  
月妃起身,腆着肚子,厉声说,尔等可以议论本宫的是非,却不能违逆皇上的旨意。何人想做第二个杨婕妤,有什么手段,尽管做出来给本宫看看。说罢,月妃径直走了出去。 Oh'Y0_oB>  
Oh'Y0_oB>  
那李宫娥跟在最后,那名清丽淡雅的秀女轻声冲着她说,津门十二沽,海河不了情。闲坐说靖难,争渡过燕京。表姐,我是丽怡啊。 Oh'Y0_oB>  
Oh'Y0_oB>  
李宫娥不为所动的走了出去,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只是这瞬间却没逃过温宫娥的眼睛。温宫娥死死的盯住丽怡旁边的那名英气秀女,只听丽怡冲那秀女说,琳琅,你我以后定要万万小心才是。 Oh'Y0_oB>  
Oh'Y0_oB>  
她叫琳琅,她竟是琳琅。温宫娥心中惊道。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5
不日,那黑子国的使节俱已入京。黑子国地处酷暑之地,夏多冬少,举国臣子皆是肤若黑炭。圣雄大帝亲自接待黑子国使团,听闻大使卡尔德隆因途中偶染重病去世,遂又沐浴哀悼了一日。 Oh'Y0_oB>  
Oh'Y0_oB>  
黑子国国民天性豪放,翌日,圣雄大帝设宴款待使节团,月妃,静妃,宝茜公主均自列席。晚宴民俗与瑰宝并存,百褶小包子,无霸老麻花更是吃的黑子使团赞不绝口。喜乐之余,圣雄大帝更是龙颜大悦的传召贴身侍卫金粉兵团表演杂耍助兴。 Oh'Y0_oB>  
Oh'Y0_oB>  
那金粉侍卫兵团坦胸露乳,面白如纸,双唇似火,牙齿乌黑,人模狗样。金粉侍卫团或表演脑袋被驴踢,或表演猴屁股害臊,好不精彩热闹,直看的黑子国使团一众喝彩。 Oh'Y0_oB>  
Oh'Y0_oB>  
那黑子国有一黑肤美女名叫席尔瓦,年且尚小,可天性外放。见金粉杂书团如此卖力演出,不由得技痒,一时跳到中央。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我邀表燕十厚功。 Oh'Y0_oB>  
Oh'Y0_oB>  
席尔瓦端坐地上,气运丹田,尔后一阵烟雾从嘴中喷出,那声音犹如九天飞龙盘旋。圣雄大帝闻之大喜,只曰,神人,奇迹。 Oh'Y0_oB>  
Oh'Y0_oB>  
岂料那宝茜公主心怀愠色,径自走了出去,坐在席尔瓦对面,四肢趴在地上,肚子不停的收缩,嘴巴承呼吸之势,不一会,宝茜公主的呱呱之声直追席尔瓦的龙吟之啸。两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6
黑子国的大使见宝茜公主有此绝技,大为惊喜。忽然拜倒在圣雄大帝面前,我黑子国历来与天朝交好。天朝能人异士令吾等叹为观止,如能让宝茜公主下嫁与我国国王,定可修两国万年之好。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圣雄大帝闻之,突然面露难色,那宝茜公主更是呆若木鸡,暗悔自己爱出风头,可算了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圣雄大帝左右为难,如今西南边陲暹罗国不断挑衅,黑子国虽地处偏远,却有以一敌百的克敌法宝。如果拒绝黑子国大使的好意,必定令两国关系蒙僵。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月妃洞察此间内情,这宝茜公主虽人性刁蛮,有些愚蠢,可毕是圣雄大帝唯一骨血。遂月妃轻轻一笑,陛下忘了么,我朝还有另一位公主。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圣雄大帝面感奇色,月妃继续说道,那一梅公主,模样品行胜宝茜公主百倍,莫不是陛下不舍得么? Oh'Y0_oB>  
Oh'Y0_oB>  
Oh'Y0_oB>  
圣雄大帝如此方觉,不禁大喜,大呼,舍得,舍得。如何舍不得。快快传召一梅公主前来。

花花 2010-08-10 15:36
自本朝始皇伟民大帝起俱是骁勇善战的猛将,怎奈却都是人脉凋零。传至忠和大帝这辈,仅余下一女一梅公主。一梅生母冯皇后自忠和大帝驾崩后殉情而去。圣雄大帝即位后,一梅公主仍旧居住皇宫,并未迁出。 Oh'Y0_oB>  
Oh'Y0_oB>  
一梅公主平日深居简出,纵情于泼墨山水聊以度日。先皇驾崩后,一梅公主身边仅留有一名贴身婢女名唤落玉。世事炎凉,自从忠和大帝先去,一梅公主门厅奚落,纵是一般奴才也不把一梅当做主子。好在落玉悉心照料,不离不弃。两人明若主仆,实则情似姐妹。 Oh'Y0_oB>  
Oh'Y0_oB>  
已是傍晚,一梅与落玉点了一盏孤灯,二人兴致颇浓的秉烛对弈。耳赤之妙手,一梅笑着先落一子。打单不打双,落玉紧跟着又落一子。长气杀有眼,落玉,你要小心,我要吃了。 Oh'Y0_oB>  
Oh'Y0_oB>  
正说着,忽听见门外有敲门声,落玉妹妹在吗? Oh'Y0_oB>  
Oh'Y0_oB>  
落玉听声,自语道,好像是雪兔。我去看看。 Oh'Y0_oB>  
Oh'Y0_oB>  
来人正是雪兔。 Oh'Y0_oB>  
Oh'Y0_oB>  
雪姐姐,这么晚,可是赖姑姑遣你来的。 Oh'Y0_oB>  
Oh'Y0_oB>  
赖姑姑先前乃是冯皇后的后宫女史,因冯皇后殉情方调离了储秀宫。因怜恤一梅孤苦,赖姑姑不时差遣雪兔云丽送些日度用品。 Oh'Y0_oB>  

花花 2010-08-10 15:36
雪兔一脸焦急,一梅公主,可不好了。你快想想办法。 Oh'Y0_oB>  
Oh'Y0_oB>  
一梅一脸淡然,雪兔妹妹,何事如此惊扰? Oh'Y0_oB>  
Oh'Y0_oB>  
那黑子国的使节看重了金蟾公主,可皇上舍不得,要拿一梅公主去和亲呢。那番邦海外,不知凶吉,公主如何能去得。 Oh'Y0_oB>  
Oh'Y0_oB>  
一梅回头看了一眼桌上棋局,果然是盘棋局凶险。一梅踱步走到梳妆镜前,取出一支艳丽的宫花插之鬓间。尔后回头看看落玉,傻丫头,还不过来帮主子梳妆。 Oh'Y0_oB>  
Oh'Y0_oB>  
雪兔已急得满脸是泪,公主这是做什么。 Oh'Y0_oB>  
Oh'Y0_oB>  
一梅调匀胭脂,抹在脸上,当然是梳妆去见黑子国使节了。可叹我仍是天朝公主,不能失了皇家的体面。 Oh'Y0_oB>  
Oh'Y0_oB>  
落玉走到一梅黑后,默默的为一梅整理一头青丝。见一梅定要去见使节,暗自心想,我是定不能离了公主的,公主去哪,我便去哪。公主生,我便生。公主死,我也不能活了。想到此间,心下释然,不觉世间万物,生老病死无不如此。 Oh'Y0_oB>  
Oh'Y0_oB>  
雪兔在旁仍是一阵苦劝,公主,好歹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啊。那番邦如何能够去得啊。不时他们就要来请公主了。 Oh'Y0_oB>  
Oh'Y0_oB>  
一梅已更好宫衣,气质高雅,蓬荜生辉,后宫女子三千竟是无出其右。雪兔妹妹,他们定要侮辱了我,我又有何所惧怕。况且今时今日还有何人能救我。生死由命,只是此时我还无颜去见父皇母后。你我姐妹一场,只盼来生还能再结姐妹情谊。倘我真不幸难逃此难,还望赖姑姑与妹妹能多多照顾落玉。 Oh'Y0_oB>  
Oh'Y0_oB>  
一梅公主的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饶是强自忍耐,眼角也渗出眼泪。那落玉哽咽在喉,说不处话来,只是摇头。 Oh'Y0_oB>  
Oh'Y0_oB>  
一梅摸着她的手,我明白你的心思,你又何苦这么傻跟着我受罪。 Oh'Y0_oB>  
Oh'Y0_oB>  
三人悲切成一团,屋外传来太监的传召声。那徐公公走到门口,尖声宣读,吾皇选一梅公主觐见。说罢,已见李宫娥走进屋内,扶了一梅公主上辇。 Oh'Y0_oB>  

fanofruirui 2010-08-10 16:15
哈哈,我明白了。

windfd 2010-08-10 17:01
楼主厉害啊。看不懂讲的啥?不过还是知道了一点哈。等有空了慢慢看。

面条子 2010-08-10 17:51
我们家小张你能写成啥样  我先汗一个

susie616 2010-08-10 18:48
在下才疏学浅,一知半解而已

youduan 2010-08-10 19:43
叔,盛极一时的娟妃你咋忘了~

花花 2010-08-10 19:46
真没文化,那个老女人,李宫娥,没看见啊~

细雨 2010-08-10 19:55
哈哈,小花花啊,津粉看到会是什么反应,我无限期待啊!!!

youduan 2010-08-10 20:00
引用第17楼花花于2010-08-10 19:46发表的 回 16楼(youduan) 的帖子 : &,3s2,1U(  
真没文化,那个老女人,李宫娥,没看见啊~ &,3s2,1U(  
&,3s2,1U(  
一时看花眼了,还以为那李宫娥是娟妃的前辈“李宫娥”呢,他叔,见谅了~

花花 2010-08-10 20:11
有啥好期待的 &,3s2,1U(  
已经又重新燃起了对叔的恨意啊~ &,3s2,1U(  
嗯~~ &,3s2,1U(  
叔的目的达到了~ &,3s2,1U(  
叔要红~不择手段!

细雨 2010-08-10 20:13
你去死,你少往鼻子里插大葱!!

youduan 2010-08-10 21:11
叔,后续呢~~ &,3s2,1U(  
&,3s2,1U(  
叔想红不逊于驴姨~

芸儿 2010-08-10 23:00
这个得拜读一下

强攻,接应 2010-08-11 09:24
绝对好贴!好才华!

细雨 2010-08-11 14:49
小胖胖人呢。莫非已经遭毒手了!!

tommy_sh 2010-08-19 17:00
继续~~~~ &,3s2,1U(  
&,3s2,1U(  
我挺你的~~  你知道的, 呵呵........... &,3s2,1U(  
&,3s2,1U(  


查看完整版本: [-- 月妃传奇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31250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